南风

无欲则刚

【骸云】◣——噗——◥

真.Title: 行得春风,必有夏雨 
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 
无论过多久还是待你如初恋。 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 
01. 
梅雨时节虽是自古文人墨客多留情的时节,但着实令人身心疲乏,等公交更不是什么赏心乐事。 

傍晚刚下过雨,风卷起地面上浅浅一阵潮。心里问候了一遍路*政,六道骸大力碾过咔哒咔哒凹凸不平的人行道,泄愤似的踢路边的小石子。它咕噜咕噜滚,沉沉地落到树根地下的泥土里,再懒得走一步。心累,却还是一刻不停地跳。 

海豚自杀前会深深吸一口气,then, never take the next. 
人不能。 

刮起的风有些冷,挟裹着湿气钻入密密的发丝间,钻入大开的领口。凤梨叶已被打蔫,长势不好,眼看今年的收成也不大好了。 

把衣领立起来,一束长发也整整齐齐塞进大衣里,六道骸抱臂缩了缩身子,还是不适应北国的这种寒,黏黏腻腻,不舒爽。 

找个稍干净的凳子坐下,六道骸眼巴巴望着每一辆稍作停留的公交。迷迷糊糊意识到,自己会不会也只是别人人生中的一个公交站呢…… 


02. 
自打进入故乡的领空,六道骸就觉得全身不自在。隐藏在蓝色镜片后的眼睛隐隐得痛,而且祸不单行,一石激起千层浪,面前的肉酱意粉搅成一团乱麻,剪不断理还乱,胃部有一阵没一阵地抽。耳朵被空气填满,耳膜像高压状态下的气球,其他器官也依次发出抗议。 

--身体机能老化了么,这么草食…阿嚏 
话一出口,六道骸不禁失笑。这么中二的口癖,果然是被传染了,习惯真是强大的力量,发作起来要人命。 

03. 
本来就耽搁了,四环又水泄不通,焦躁情绪从滴水不漏的西服渐渐渗透出来,胶着了时间。云雀脸上没有什么变化,只有几不可见的疲惫,除此之外就只有淡漠。有什么情绪被抑制,又催促着生发。拳头握住又松开,握住又松开。 

要打个电话吗?打,不打,打,不打…… 

好几次已经把手机摸出来,却还是焦躁地放回口袋。 

公交里的空调明明运作正常,在这梅雨天气更是觉得阴冷,云雀的手却早已湿透。 

又一批人下了车,云雀终于下定决心发出一条短信,并在下一站下车。那里有家甜品店,是云雀从满脸惊恐的部下口中得知的。 

-那家店叫什么来着…下次要是再咬着草说话绝对咬死。

04. 
走出机舱就是长长的通道。天色并不好,远处的西西里海没有明媚的春光照耀,海岸线绵长而模糊。 

身旁的人三三两两匆匆忙忙,纷纷掏出手机接通约莫是接机的人,只有六道骸慢慢悠悠,就好像他不是来解决一群将死的蝼蚁,而只是解决对家乡姑娘们的相思之苦,消磨悠长的下午茶时光。 

振动从左腿腿侧迅速传到全身,提醒他时间并不多。 

漫不经心解开锁屏的人在看到空白信息的一刻不受控制地开始狂奔,觉得看到的是一片白色恐怖。 
铁皮和心跳一起,合着急促的脚步声,哐当哐当,心跳不断加速。 


-该死,一定是因为跑得太快,心跳才会这样剧烈。 
你在哪里。 
-该死,是因为担心要开打才紧张的吧。 
等我。 

三步并做两步本想就这样扑过去,考虑到云雀恭弥唬人的浅眠体质,还是及时在两米开外刹住了脚。 

云雀恭弥身体仍然像往常一样坐得笔直,只是头稍稍歪向了右边,手也随意交叠在大腿上,嘴巴微微张开的毛病还是没有改。 

站了许久,六道骸发现心率并没有因为停止奔跑而减缓。 

连呼吸都放轻,明明是非常急促地,却又悄悄压抑着,六道骸坐到了云雀的左边。 
调整好坐姿,六道骸整理出一片宽厚平整的肩,发热的右手轻颤着揉进另一方温热的发间,微冷的脸颊便陷入平整的衣料间。云雀皱了皱眉,却没有下一步动作,埋首的衣服是熟悉的味道,不愿意轻易醒来。 

六道骸感觉细碎的发丝蹭在脖颈上,带来轻微的瘙痒。 
-什么时候醒的? 
-早就醒了。 
-恭弥,我都快累死了。 
-哼… 

云雀微微侧过头,睡眼依旧惺忪,闷闷道: 
-骸,回家了。 

05. 
在离目的地还有四站的地方,云雀下了车,径直走向一个门面粉红粉红的地方。满屋子黏腻又甜美的气息让云雀几近暴走。 

“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和那个……” 

云雀在暴走边缘成功逃离了那个鬼地方。逃离这个词好像很不适合令人闻风丧胆的总裁大人,不过没关系,谁也没看见跨出店门的云雀大人差点摔了一跤的状况。 

好不容易走到目的地,心里想着“这么晚如果没睡就咬杀”的云雀远远顿住了脚。 

拐子上的倒刺都已经竖起来,却又默默收了起来。收敛起周身的戾气,环抱着从拐子上取下的装有一堆巧克力的塑料袋,坐到了六道骸右边。

座椅质量不太好,坐下去的时候发出“吱呀”的声响,云雀僵直身子,一动都没动,六道骸还是醒了。 

六道骸睁了眼,却也没抬头,半晌盯着自己的靴子没动。光面的靴子被雨水冲刷过,映出一片干净的夜空,映出两旁黯淡的路灯,还有—— 
等等,怎么还有云雀! 

难以置信地别过头,六道骸和他的小伙伴们惊呆了。云雀晃荡着长腿,心情不错地回望过来。怀抱着一大袋巧克力,半个脸埋在里面,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,蓄满了笑意,足以令六道骸春心萌动。 

-恭弥,我脖子扭了。恭弥,恭弥… 
-多事。 
云雀动作干脆地撕开一块包装纸,咬住了半片巧克力。 

-哦呀哦呀,明明是买给我的吧,自己却先吃了。 
六道骸果断扳过云雀的肩膀,迫使他正脸向着自己,迫不及待凑上去咬住了另一半的巧克力。 

-恭弥,回家了。 

可可粉的味道在呼吸间交叠,话语也变得模糊,只有这一份触手可及的温度,轻轻浅浅落在这梅雨季节。 

“咔”——论治疗落枕的正确方法。 

触手可及的日常,就能轻易构成怦然心动的理由。
我怎么舍得累爱。 


ALL FIN


 

评论
热度 ( 1 )
 

© 南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