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

无欲则刚

【骸云】◣无可奈何◥(秒速五厘米)

在云雀还不会使用浮萍拐,我还用不着带蓝色美瞳的年纪,我们就已经相识。 

云雀是地头蛇,小小年纪称霸一方,却很孤独。 
我是孩子王,有一群死心塌地的追随者,常常拥兵造反,却很孤独。 
我总觉得我们能在精神上同步。 

小时候的我们真是弱爆了。运动天赋还没有充分展现出来,云雀好像把图书馆当窝,每天就宅在小方桌前面,倒也没人敢去招惹。 

我喜欢把名字写在云雀后面,借书卡上,值日表上,说不出的喜欢。 

云雀每天都要待在图书馆,很久很久,茶凉了肚子饿了也不在乎。他不大清楚家是什么。 
于是我也每天都待在图书馆,很久很久,比他还要久,我想我也不知道家在哪里。 


——我没有家。云雀恭弥你就好心收留我嘛。 

脸上虽然脏兮兮的,笑得有点贱兮兮地,可怜兮兮扯着他的衣角,大概是眼神中的恳求却有几分真切,看得云雀莫名恼火。 

——那…那就允许你…下雨的时候可以留在图书馆。说好只有下雨天噢。 

我是拼命睁大了豆豆一般的小眼睛。大概真的很像孩子,不然也不会被他再三取消了。据他说,那是他见过的最二逼的表情。 
不过我想,受用就行。 

我们因孤独而相识。 

如果说下雨的话,春天也可以常常赖在图书馆。 
——恭弥,樱花雨也是雨嘛 
——咬杀……就这一次噢。 

总之他还是收留我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问他也没说。 
想起来我总觉得十岁的我们什么都不懂,但云雀他一定了解。 

孩子就是上帝的眼睛啊。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看得出独自生活了五年,他早已熟练使用浮萍拐。死神说这是一支黑夜的华尔兹,是孤独的探戈,是死亡的前奏。据说见过他起舞的人都死了。我没有,和我有关的人也没有。 
鸟的名字赐予他翱翔的身姿。 
我一直想说很喜欢他的名字。 

我惊讶于他对我的右眼丝毫没有惊讶。 
他早就疑心了吧…我的生活来源。 
是的没错,我签订了一份协议,接受了轮回眼。 
获得一生的自由,物质上的。 
代价是一生的束缚。情感上的。 


——像你这样程度的男人,我断送了好几个,都是死在地狱一般的地方。 
——遗言就只有这些吗。 

我有自信不会输。不过还是忍不住使了小手段。 
小时候往他的寿司里加芥末的事没少干,害他一天饿肚子的事没少干,让他迫不得已吃我带的巧克力的事……也没少干。 

只是希望他记得小时候的我们,哪怕一点点。 
我怕再过几年就会忘记。 
倒在樱色中的云雀很安静。盛夏的光一点透不进来,炙热的风一点吹不进来。幻觉持续着,几乎耗尽我所有的力气。 
倘若只是驱赶心中的寂寞,明明找谁都可以。 
繁星欲坠之夜,再也无法自欺欺人。 

我再清楚不过,汹涌的感情比血液沸腾得更快,右眼算是遭到了惩罚,火辣辣地痛。 

想起收拾行李时还稍稍犹豫了下要不要带来的东西,我不禁笑。 
真是情痴。 
右眼暂时是看不见了,摆弄茶具时不小心打碎了一只杯子。 
这怎么可以。他醒了的话一定要喝热茶的吧。 

好不容易泡好了茶,尝了尝大致和以前泡的没有分别。 
我还是遵从本能,认命地给他盖上毛毯。 
真想抱抱他,虽然不是流着鼻涕眼泪。 
刚一靠近他就醒了,过了多少年都是这么敏锐。 

——醒了啊。我泡了茶,要不要喝。 
——…… 
——绝对是当年的味道噢。 

恭恭敬敬给他端来一杯茶,玄米茶。 
起初他没有动作,只是看我的眼睛,右眼。 
我想他还在晕。于是调笑。 
——恭弥知道吗,樱花落下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噢。 

他白了我一眼,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。 

终于把埋在毯子里的鼻子、嘴巴一一显露出来,睫毛像是蘸了花粉的蝶,引得风暴骤起。然后极其缓慢地把头凑过来,嘴唇碰到茶杯的那一刻,迅速瞄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去啜了一口。 

——对这种事知道得真清楚啊。 
——六道骸…过来。 

他的嗓子很哑,其中的情感变化很难听出。 
我于是靠近他,却感到抑制不住的颤抖。 
炒米的香气和着茶香飘着,细细的水流声荡着,热气扬着。 
我简直不能相信,他说。 
——我冷。 

于是我也颤抖着张开双臂,不可抑制地颤抖着。 
那感觉新鲜青涩得像初试飞行的雏鸟。 
——诶诶诶…不要啊恭弥! 
——拦我者咬杀。 
一片冰凉覆上我的右眼。 
透过左眼,我看到他难以言喻的表情。像是叹息一般。 
One more time…please. 
我僵住没有动,动的只是右眼,转瞬樱色绯雨变为盈盈明星。 

——停下来吧…停下来。 

——我以为你会喜欢的。 
——很痛吧。这样烧起来。 

黑暗中我没有忍住收紧手臂的冲动。 
——是一次超越想象的孤独之旅哟。没有你的话… 
我尽量轻松地说 
——是一定、一定撑不过来的噢。 
倘若生命可以重来,不管多少次都会伴在你身旁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我搬到离并盛更远的北海道,还是没有忘记他。 
他的信在十八岁的第一个冬天送达。 

To.坏掉的凤梨 
12.24 晚八点车站。晚点咬杀。 

即使没有署名我也知道。 
想见他,想见他的心情没有一日停止,就像心跳一样频繁。 

老天大概是故意作弄我。 
每一分钟都雪落不止,地上的雪越积越厚,风越吹越猛,列车越走越慢。 

——本次列车因大雪原因,将延迟十分钟,在您赶时间的时候给您造成麻烦… 
在那一刻到来之前,丝毫没有预计列车故障的我真是…太糟糕了。 

时间带着鲜明的恶意。 
一站又一站的等待。饥饿、疲乏困扰着我,忍着寒冷我决定下车买一罐咖啡。 
狂风卷雪吹不走轻轻的硬币,却在掏钱瞬间把重重的信卷走了… 
那时我认为,一定会遗憾终生的吧 

载着厚厚的积雪和一个人,列车在十点的时候进站。 
凭着微弱的一点灯光,我摸到候车室的门前。 

我突然希望他已经回去了,不再等我。 
再也不等我。 

我轻轻走进候车室,把寒冷关在门外。 
本不带希望,深深把鼻子和嘴埋在缠了一圈又一圈的围巾里面,抬头的瞬间却看见他的睡颜,深深把鼻子和嘴埋在缠了一圈又一圈的围巾里面。 

被我走进来的响动惊醒,他立刻举起了拐,我只好呆呆站在原地,等他的惩罚。 
——咦…恭弥。 
哐当。 

浮萍拐掉落在一旁,他只是扯住我的衣角不说话。 
可我清晰地看见他的肩头颤动,他的手上有水珠,带温度的,可不是冰雪融水。 

重新投入到暴雪的怀抱中,我和他踏上一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路。 
在那里,有着一片被积雪覆盖的宽广农田。 
几家灯火,在远处依稀闪着,积雪上留下的,只有我们走过的足迹。 

一直走在我面前,他突然停下了脚步。 
一直低头的我冷不防撞到他。 

——哎哟,你可真硬。 
——闭嘴,看。 
我仰头,面前是一棵樱花树,繁花落尽。 
可是雪花竟比春季落樱更纷繁,站在这样一棵高大的樱树前,我产生了雪是从树上落下的错觉。 

前方已经没有路灯了,他身后是最后的光芒。 
不,其实我想说,他才是光啊。 

——骸……不觉得就像樱花一样吗。 
——我还是你……? 
——都是哟。四季的推移是无法阻止的吧。 

他伸出手接住一片雪,雪水便在他手中花开。恍惚间春暖花开,使我的脸生疼的不是寒风不是冰雪,是无情的时间和温柔的情感,像一汪春水一样温柔的情感啊。 

——恭弥,我冷。 
在他低头不知道作何感想作何表示的时候,我悄悄向前走了一步。 

我低下头。 

我看见他眼里的慌张,再也无处可藏的波动。 

他抬起头。 

他闭上眼。认命似的。 

那一瞬间,我仿佛知道了永远、心灵以及灵魂的所在。 
即使下一瞬,无边的悲伤便苦涩地蔓延开来。 
像唇齿间的茶香一般淡淡,悄悄,慢慢……蔓延开来。 

横亘在我们中间的可是巨大无比的人生,不可跨越的人生。 
更何况带着前世一同前来的我啊。 
我垂下眼帘。对于他,这一世或者就这一次。我的这一世,可是经过无数演练修改的。 
所以说不定我只是喜欢他年轻。 

在我即将松开他的同时,他踮起脚尖。 
难以置信地——亲吻我的右眼。 
我清楚看见因常年握拐而渐渐磨出茧的手,迅速摘下我的蓝色美瞳。 

又像是怕我反悔,迅速把它狠狠在雪地上碾压,直到碎在雪堆里。 
我瞥见他不易察觉的愠怒,忍不住大笑起来。 

他却很认真,用力把我的头扭过来,用杀人的力道。 
无可辩驳的口吻,说 
——其他人怎样都好…我要的是真实的你。 

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再也没有戴美瞳。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31岁我终于又回到了原点。 
回到并盛,回到我们的原点。 

我想你一定在这里的某个地方。 
——我唯一离不开的就是并盛。 
是的,你可以离开我,唯一离不开的是并盛。 

和交往三年的女友发了最后一通短信。 
即使我们发了一千次短信,心语心之间却没办法靠近一厘米。 
开了最后一次的日常会议。 
每天每天不止昼夜奔波着,在这个城市,得到的只有痛苦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而奔波。 

悸动的话……早就耗尽了。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穿过数十年不变的街道。 
身边有一个男子带着撑着樱色小伞的女孩经过,在樱色中。 
是父亲和女儿吧。 

是……是……他吧。 
伞下的一抹紫色匆匆闪过,和我一样发型的人……这个世上。 

是他的话,一定会回头的。 

当——当——当 
一如当年。 
横亘在我们之间的,果然不只是列车,不只是秒速五厘米。 
不只是13年 X 5cm/s = 20498.4 km——南极和北极的距离。 

正如13年前的我所期待。 
再没有任何人等我。 

One more chance…please. 
倘若生命可以轮回,不管多少次都会伴在你身旁。 

崭新的早晨,以及今后的我。 
你的温暖,你的灵魂,我找到地方安放了哟。 

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FIN

评论
热度 ( 1 )
 

© 南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