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

无欲则刚

2014valentin's us

前一阵子回校自习,天天跟matsu出去吃饭w几乎天天七十一



情人节那天,觉得难得一起过,打算吃顿特别的,就去了西餐厅,不料被告知只能点情人节特供餐牌上的,不爽,又去七十一解决。



不过还是很愉快。



路上看到一对老夫妇,老先生搀扶着夫人下台阶,matsu就说:“以后也要这样扶我噢。”如果可以的话就太好了,我是这样想的。小时候轻狂,自诩看破红尘,不把儿女情长之事当回事,嗤笑众人独醉,还狂傲地写过论述“永远”一词是如何狗屁的文章。

Too young too simple.

少年不识愁滋味,没有体会过分别或者的人当然不会有对于“长久”的期盼。长大后,虽然知道人间无不散之筵席,却也期盼着每段关系,能维持再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
吃饭前和matsu自拍了好多张照片,发到网上秀……

我说,我的男朋友,真的是比我认识的任何男生都要优秀的人啊,以这个人为择偶标准的话,真是伤脑筋啊。

别人问我有没有脱团的时候,我总是自信满满回答没有;如果要问理由的话,大概是不想、不需要。其实还有另一个理由吧,就是这样的角色,在我生活中已经存在了。这个人的存在,填补了这个年纪所带来的躁动不安。对我来说,这个人,是我所喜欢的人,确确实实的,因为我知道,只有面对喜欢的人,你才不会因对方的光芒四射而感到嫉妒。虽然这样说,我有愧于那些对我很好,或是这样喜欢我的朋友,因为她们的付出总是和从我这里得到的不相对等。即使我在努力减轻自己的负罪感,却也无法欺骗自己的真心。

世间对等的感情大概不多,也许,这又是年少轻狂的我的胡乱猜测罢了。
评论
 

© 南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